完本

江山图之鹤凤同銮

时间:2020-07-11 18:03:25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暗解丁香结

主角:霍文,南尧芃

在线阅读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江山图之鹤凤同銮》是暗解丁香结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霍文,南尧芃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手起刀落的瞬间,一道银光闪过,“叮”的一声,刽子手的大刀被击飞,砸向墙壁里。 那老头只觉耳边一阵风刮过,削掉了他半截白发。 “谁

《江山图之鹤凤同銮》免费试读


手起刀落的瞬间,一道银光闪过,“叮”的一声,刽子手的大刀被击飞,砸向墙壁里。

那老头只觉耳边一阵风刮过,削掉了他半截白发。

“谁!”那刽子手大喝一声,身后跟着的小厮也都提高警惕,四处张望,“不要装神弄鬼,给我出来!”

没有人回应,接着飞来一阵疾风骤雨般的石子,一个不落地打在那些人膝盖上、头上,一时间倒的倒、晕的晕。

刽子手激怒了,拿着刀往外冲去,就在他冲去的一瞬间,师乐借力将他从门口甩了出去,摔了个狗吃屎。

里面所有人还云里雾里,不知发生了什么,师乐眼疾手快拉起两老就开始跑。

“要不要追上去!”终于清醒过来的小厮从地上爬起来,问那刽子手的意见。

刽子手此时却不像刚才那般嚣张了,拦住身后就要追出去的兄弟,说:“别追了!”

“为什么不追,咱们拿人钱财办事,这人没有杀,不是砸咱们的招牌吗?”一小厮没搞清情况,愤愤说到。

为首的刽子手微微一笑:“你懂个屁!叫你别追你就别追,哪那么多废话!”

说完他便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离开,摆摆手招呼大家可以散了。

师乐带着两老一直逃到山外驿站,此处设了岗哨,没有通关令牌不能出去,于是师乐只能带着两老又打道回府,回了方才那个破庙。

其实以师乐的实力,要是闯关也是轻而易举,可师乐现在还不知道南尧芃那边的情况如何,不可贸然行动,还是带着这两个人再观望一番!

由于老妇受到惊吓,刚刚醒来,师乐去山里寻了些柴火生火。

此时庙里就只听见那老妇痛哭流涕的咒骂声:“当今太子就是个禽兽,是个吃人血的恶魔,骗了我孩儿这么些年,现在连我们两老的性命都不放过!他不怕遭天谴吗!”

“好啦,别再说了!”老头还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知道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了,于是一直安慰他的老伴儿。

可那老妇如何听得进去,只是一股脑痛骂:“他是当朝太子,做出这样的事,就不怕遭天谴吗!”

天谴?师乐笑了一下,这世上哪里有天谴,这只不过是失意之人编造的用于慰藉的谎言罢了!

只有弱者才会祈求天谴,而强者向来不屑于祈求上天,他们的信念就是他们自己!

那老头还算是个明白人,说到:“天谴是求不来了,不过,要是能扳倒太子,救咱儿子于水火,就算我们的造化了!”

那老妇听到老头这样说,突然想到她的儿子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不免又开始痛哭流涕。

“敢问老人家,覃牧是如何认识太子的?”师乐一边拨着柴火,让火烧得更旺一些。

老头长叹一声:“都怪我啊!怪我贪慕虚荣……”

原来,老头名叫覃绍成,是前朝秀才,年年赶考可年年落榜,仕途不顺的他只能寄希望于襁褓中的孩儿。

所以在覃牧很小的时候,覃绍成便整日以四书五经教诲他!

从小耳濡目染,长大后的覃牧就将考取功名、入仕为官当做终身所求!

天资聪颖再加上后天的努力,覃牧进入东宫做了太子门生,他在东宫为门客之时,总是不经意间显露出过人的才干和甘为太子鞠躬尽瘁的决心,于是在招兵买马一事上,太子第一个就想到了他。

覃绍成叹息道:“可怜我儿以为跟着太子就能平步青云,却不知是落入他人圈套!”

师乐只听着,一语不发,都说世上的人各有各的困境,覃牧为了心中所谓的仕途,差点搭上了他父母的命,这又是何苦呢?

可覃牧难道不知道太子是在利用他吗?不,他肯定知道,可为了他的理想,他别无选择!

想到这里,师乐在憎恨覃牧之余,竟对他有了几分怜惜,或许他跟她一样,都陷在人生困境里,久久挣扎,却挣脱不了!

这几日的早朝都不太平,南尧王已经需要服用定心丹了,因为他不知道他的两个好儿子会怎么刺激他!

这不,今天南尧芃便带了一个陌生面孔上了早朝,说他是太子门生,有话要告诉南尧王!

能是什么好话吗?不用想也知道,这两兄弟又要掐起来了!

南尧王看着南尧芃带着笑意的脸,心中五味杂陈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南尧芃像今天这样高兴了,难道给南尧王难堪,让他在他们兄弟二人之间做出选择,就能让南尧芃高兴吗?这个儿子生来就是向他讨债的,是硬要逼死他才甘心啊!

良久,南尧王将埋在胸口的头抬起来,一脸平静看着覃牧:“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

覃牧上前施礼,拱手作揖道:“罪人覃牧前来向王上请罪!”

“别来这一套了!”南尧王见惯了这些人惺惺作态的样子,只摆摆手说到,“要说什么就赶紧说吧,你何罪之有啊?”

“罪人私通外敌,在南尧境内为北闵招兵买马,实在是罪孽深重!”覃牧扑通跪下,重重一叩首。

此言一出,四下哗然。

“竟能做出此等违逆之事,当诛啊,当诛啊!”

“真是世风日下,南尧岂能容下此等卑劣之人!”

“不杀他难以平众卿之愤!”

……

一时间,群臣谏言,皆是表示要重罚覃牧。

南尧王望着长跪于前的覃牧,深陷的眸子波澜不惊,深知此事绝对不会这么简单!哪有人会笨到自己揭自己的短,还只求一死?荒唐!

他缓缓开口,闭目静思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,一概说完吧!”

“王上英明!”覃牧跪着向前挪了几步,拱手到,“罪人此番犯下此等大不韪之事,皆是受了他人蛊惑!”

此言一出,堂上又是一片哗然,不过这次群臣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妄自议论,因为他们怕此番覃牧供出的人,会是他们得罪不起的。

于是所有人皆屏息以待,等着覃牧说出那人的名字!

“王上,指使我为外敌招兵买马的人……是二皇子南尧芃!”

这话就像惊雷炸在殿中,震得南尧芃脑袋嗡的一声!

他目光呆滞地侧过头去,看到太子和霍文晋此时面上竟是一副平静如水的样子。

可笑啊可笑,他南尧芃竟然被人骗了!

覃牧此时在地上长跪不起,他想问问覃牧,当日在旻月宫是如何向他保证的!

“父王……”他语气疲软无力,“不是儿臣,儿臣没有做过!”

南尧王紧闭的眼睛在听到覃牧说出“南尧芃”三个字时也没有睁开,他现在心里一团乱麻,他在高兴,因为事态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失控,可他又有些不忍,不忍伤害这个从小就历经人间悲欢和沧桑的孩子!

南尧王终于平复了心情,声音略微嘶哑地说到:“覃牧可有证据证明是二皇子指使的你!”

其实南尧王心里清楚,他这句话问得着实多余,既然他敢在朝堂之上公然指认南尧芃,那必定是准备得万无一失!

太子身为皇家之人,为了维护皇家脸面,此刻也得假惺惺出来说几句场面话才是,只见他对着覃牧怒吼道:“卑贱小人!你可知陷诟皇子是何罪名!”

覃牧跪在地上,战战兢兢:“太子明察,罪人并未陷诟,罪人前日里刚和二皇子通过信,若他来不及销毁信件,此刻定能在旻月宫中搜出他与罪人的来往信件才是!”

“满口胡言!”南尧芃转身怒怼覃牧,“无耻小人,你就不怕遭天谴吗?”

覃牧不卑不亢:“天子在上,何劳天谴,二皇子又何必威胁罪人!”说完又转向南尧王:“王上只管去查,罪人并无半分谎话!况且,罪人的父母此时还在二皇子手上,被囚禁在了南尧城外的一间破庙!虽然罪人犯下此等滔天大罪,可罪人的父母是无辜的,还请王上能救出罪人父母,罪人死也无憾了!”

太子此时早已按捺不住,难掩心中笑意,说到:“那既然如此,派人去查便是!”

说完便吩咐东宫禁卫前去旻月宫,搜查南尧芃与覃牧的往来信件!又遣了一路人马,前去南尧城外营救覃牧的父母。

此刻师乐应该正守在覃牧父母身边,而东宫禁卫此番前去,定是将师乐当做南尧芃的同党抓起来,想到这里,南尧芃怒意攀升,眼中熊熊燃烧的大火似乎要将覃牧吞下去!

“你敢不敢再说一遍!”

覃牧此时并不敢直视南尧芃的眼睛,只是兀自跪着,趴在地上:“罪人再说一万次也是这样,二皇子劫持了罪人父母,逼迫罪人在招兵名册上签字,为外敌招兵买马,中饱私囊!”

这一席话是当真要置南尧芃于死地!

他已无力再去反抗,只怔怔望着南尧王,心里像在滴血一般!

太子见南尧芃已被逼得无路可退,吩咐东宫禁卫:“还不去搜!”

“谁敢!我旻月宫岂是你们想闯就能闯的!”南尧芃艰难起身,对着身后正要离去的东宫禁卫大喝一声!

东宫禁卫见殿中争执不下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太子见状,怒吼道:“我东宫禁卫难道还听你的命令不可!二弟可要把自己的位子摆正啊!可不要落个大不敬之罪!”

“你!”此刻爬满南尧芃周身的是深深的无力感,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倒下了!

“都给我闭嘴!”照这个趋势下去,南尧王早晚都得气死,他终于忍不住下去给了南尧芃一巴掌,“查,去给我查!”

东宫禁卫得了命令,匆忙退下,一路直奔旻月宫,一路去了南尧城外捉拿反贼!

南尧芃还深陷在方才不可置信的一幕之中,终于这一天还是来了,父王这一巴掌终究还是打了下来!

南尧芃像个受伤的困兽,怔怔望着南尧王,尊严落地原来就是这种感觉,此时的不言就是最好的反抗,或者

完本

江山图之鹤凤同銮

时间:2020-07-11 18:03:25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暗解丁香结

主角:霍文,南尧芃

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